西媒这篇文章把美国看透了

西班牙《起义报》网站4月6日发表题为《恐惧症帝国》的文章称,美国为维持霸权向全世界散播恐惧。作者是玛丽亚·费尔南达·巴雷托。全文摘编如下:

1829年,西蒙·玻利瓦尔用后来成为名言的一句话指出,美国似乎注定要“以自由为名让美洲遭受苦难”。这句话是这位解放者对盎格鲁-撒克逊扩张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进行非常精准分析的产物。这些在19世纪初的美国政治中已经有所体现。

美国在成长过程中以深重的种族主义和成为一个非凡国家的“昭昭天命”理念为标志。二战后,美国掌控了资本主义世界的权力。在西方文化蔑视拉美、非洲和亚洲文化的种族主义基础上,在冷战40多年里,又增加了美国催生的“恐惧症”。

苏联解体后,美国自认为已经实现的“天命”与反抗的人民和新兴的大国发生了冲突。为了维持其经济和政治权力,美国入侵了非洲和中东国家,并利用文化工具煽动了“恐惧症”以配合对那些国家的入侵。

新千年开始后,一个庞大的拉美反帝国主义集团逐渐成形;俄罗斯在苏联“废墟”中逐步实现政治上和经济上的自我重建;中国悄然成为竞争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强国。

现在,眼看帝国主义及其单极世界缓慢崩溃,美国意图制造新的战争,而不愿接受在多极世界中扮演一个大国的角色。这些冲突促使它散播了更多的恐惧症。在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时期,社交媒体都成了传播这些言论的载体,而这对推动西方渴望的“中国恐惧症”非常有用。

发起这场运动旨在强化美国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思想,以便为已经进行和计划中的侵略提供借口。

与此同时,在这场角力中,华盛顿选择首先对俄罗斯下手,试图将其从地缘政治棋局中除掉,以便稍后集中精力与中国进行最终较量。

为此,美国利用北约牺牲掉整个欧盟的利益,来推动乌克兰战争,这也将有助于确保欧洲继续成为美国的附庸。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制裁和封杀,并激起了可怕的“俄罗斯恐惧症”。

俄罗斯指责乌克兰境内存在进行危险研究和生产生物武器的实验室。面对所有这些美国制造生物武器并让整个世界处于危险之中的证据,那些媒体选择淡化处理或者干脆保持沉默。这清楚地表明,这些媒体是在为美国白人至上主义服务,以宣扬他们的各种“恐惧症”并为他们的战争辩护。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

麦哲伦企鹅迁徙季来临 巴西迎接第一批“小客人”

【南美侨报网编译张金6月21日报道】近日,麦哲伦企鹅的迁徙季来临,巴西开始迎接第一批来自福克兰群岛、阿根廷和智利的“小客人”。麦哲伦企鹅每年都会在6月至10月期间迁移至巴西海岸,迁徙旺季通常在7月至8月之间。

巴西UOL网站6月20日报道,2015年,巴西国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建立桑托斯盆地海滩监测项目(PMP-BS)。今年5月底至6月10日期间,该项目共救助了9只企鹅。其中4只在圣保罗州(São Paulo)海岸线只出现在圣卡塔琳娜州(Santa Catarina)海滩上。

PMP-BS协调员、海洋生物学家安德烈·巴雷托(André Barreto)解释道,这些企鹅一般来自于阿根廷较冷水域的繁殖地,每年的这个时候它们开始四处寻找食物。他说道:“部分企鹅最终会到达巴西海岸。这也可以解释我们在南部地区能够发现更多企鹅的原因。虽然一些企鹅会在北部地区出现,但更多的企鹅还是集中在南部。”

据巴雷托介绍,麦哲伦企鹅是一种生活在陆地上的企鹅,通常在南美洲的海滩上活动,主要集中在巴塔哥尼亚海岸地区。这位生物学家感叹,到达巴西海岸的企鹅大多处于衰弱甚至死亡状态,因为它们主要的迁徙目的地是阿根廷和乌拉圭,到达巴西的企鹅一般无法找到足够的食物,所以往往更虚弱。据统计,PMP项目救助的企鹅中仅有10%还活着。

安德烈·巴雷托认为2020年有些不同寻常。数据显示,2020年6月至10月期间巴西共记录了5021只麦哲伦企鹅,其中仅6月份就发现了2700只。而在2019年同期,总共记录了4100只企鹅,6月仅有76只。

生物学家称:“这与环境的变化情况有关,影响因素可能是洋流、风向或者它们离开阿根廷栖息地的时间。目前的最高纪录是2018年的11900只企鹅,我从没想过会在海滩上看到这么多麦哲伦企鹅。每年的情况对我们来说都是出乎意料的。”

巴雷托表示,平均而言,90%的企鹅在到达巴西海岸时都已经处于非常虚弱甚至死亡的状态。他强调定期和持续监测海滩非常重要,有利于随时了解环境变化并检查是否产生任何影响。